雷神山三兄弟轶事

       他们来到雷神山已经一周,这里的工作习惯和在医院工作有几分相似,都是以治疗组的形式进行工作,以高恺为组长,魏伟、范为王为组员的A8区第二小组正式成立,对于前方所有的困难与危险,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数,但他们三人相互扶持,对新冠病毒展开了一场勇武的进攻。


       初到雷神山,这里没有最精密的设备,没有最奢华的装修,也没有最优美的环境,有的只是一台台震耳欲聋的重工机械,有的只有一位位不舍昼夜的基建工人,有的只有一名名舍家为国的白衣勇士,而他们,只是这万人援江城大军之中的微小三人,却也是三个家庭的顶梁柱。


       经过了前期的准备工作,对病房进行了精密的验收,于2月14日,正式接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。多一个人进去,多消耗一套防护服,也会多一份感染危险。病区主任正在做着最后的督促。“主任!让我上吧,我是组长,我在ICU工作了十几年,我最适合!”高恺医生丝毫不惧危险,第一个向主任请战。主任认真注视着这个稳重的小伙子,看着他坚毅的目光郑重地点了点头。进仓前,兄弟三人互相督促,“一定要注意手卫生”“有什么不舒服赶紧说,我们进去替你”“恺哥你活动活动,看看防护服有没有问题”……


       随着120的呼啸而过,救护车的声音,就如同战场上的冲锋号,高恺医生身着隔离衣和防护服进入了隔离区。当时其实他并不知道,他可能面对的是多少患者,是多重患者,是多危险的患者。他只知道,身着白衣,无惧无畏,治病救人,职责所在!“魏伟,魏伟,17床有糖尿病,高血压”“范为王,范为王,23床血氧不太好,”对讲机中不时传来高恺的声音,高恺在内,兄弟二人在外,同心协力,收治患者。不一会儿,50名患者悉数入住,而高恺也已经在里面待了快4个小时了。“恺哥恺哥,我是魏伟,我来换你吧”“不用不用,9床有点过敏,记得开点开瑞坦”就这样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足足有8个小时,由于病人人数众多,恺哥一直在忙碌着。当时病区规定的时间是4小时必须换防,可是这一进出起码需要20分钟,如果期间有人病情变化怎么办?恺哥没有多想,也没有时间想这个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快点安置好这些已经生病的亲人。8个小时,汗水浸透了他的内衣,护目镜中也起了雾,疲惫和劳累都写在他的脸上,可是他镜片后面的眼睛却一直在烁烁发光。


       或许,在雷神山医院的无数名医生当中,高恺不是技术水平最高的一个,也不一定是最勇敢的那一个,但却一定是最用心、最有责任感的那一个;或许,几个月后当疫情稳定,雷神山医院也关闭修养生息了,但是我们相信,他救治过的病人,犹如他当做亲人的那些人,一定会记得那位看不清楚脸,也叫不上来名字,但是护目镜里面充满汗水、眼睛一直发光的人。请一定记住,他是大连市中心医院的医生,他的名字叫做高恺!